一纸清白

一杯敬朝阳,一杯敬月光

吴刚老师个人应援册《戏中人》印刷调查

吴刚老师相关 | 自制水墨风线装应援本印调


为庆2018《茶馆》再开张,也因小吴老师的表演爱上了种种角色,因此我与 @虞不可及 绘制了如图应援本~

因为沟通的店家没有起印数额,只是印的越多越便宜,我们非盈利,也是为了能够让想要买这个本本的小伙伴能以实惠的价格买到,于是做此印调。

详细情况及本子内页图片部分预览请点图片!!!
请务必仔细阅读!!!

定金地址:
O吴刚老师个人应援册《戏中人》预定

wb地址(找到本子预售wb有抽奖)

https://weibo.com/Meo28?profile_ftype=1&is_hot=1#_0

定金拍完后我们暂时不会...

【沙李+衍生】京州男子图鉴 13(ABO设定,私设多)

写写老年组糖,然后准备开启给悲鸿报仇模式【。】

=============

说我涉zheng屏蔽我了......

请点我。

【沙李+衍生】京州男子图鉴 12(ABO设定,私设多)

明天去苏州看话剧,回来我就勤奋起来!!

===================

左伟带着老方头吃了一顿羊杂面,消食的功夫去了一趟188厂。这座曾经在动荡时期辉煌过的国营大厂,此刻展现出一种萧索的气息。铁门紧闭,保安亭的半面墙都出现裂纹,约摸五十岁左右的门卫兼厂保卫队长,安然坐在里面抽烟。

厂门口的电铃铛突然响起来,吵得人耳朵疼。不一会就有一群穿着蓝工作服的工人,抱着包或者推着车从里面走出来。左伟估摸现在得有6点钟,应该是下班的时间点了。

因带着老方,左伟不想贸然上前打草惊蛇,就顺着厂子周围绕了两圈。

左伟让老方先回去休息,老农支支吾吾了半天,才讲根本没找到落脚的地方,这几天都是睡的桥...

想去

【沙李+衍生】京州男子图鉴 11(ABO设定,私设多)

我还没坑!我就是慢悠悠!

以及通篇瞎编,真的很没有生活。看个乐,看个人物吧。

============

徐悲鸿肾炎未好,血压也高着,被薛岳等人按在医院里不需出来。吃饭也谨遵医嘱,不能吃油也不能吃盐,忌口的食物能列出三张大纸,最后徐悲鸿悲愤地叫唤着,干脆告诉他能吃什么就得了。薛岳到饭点捧过一碗水煮青菜,徐悲鸿嚼了两口,噘嘴不吃了,说太没味,胃口都倒了。

谁让你以前贪嘴不忌口呢,薛岳也不敢太数落他,坐在他床边抄起筷子夹着就往他嘴里塞。吃完一顿饭,徐悲鸿泪眼婆娑,给进来送东西的方坤吓了一跳。

徐大院长那可是一宝,除了大院里的人,谁都不让欺负。薛岳赶紧解释,方坤看他碗里还有剩了几根青菜,手指...

【沙李+衍生】京州男子图鉴 10(ABO设定,私设多)

孙立人将这些事挑挑捡捡地和段仲仪说了,省去了许多少儿不宜的部分,在他的描述下,美化了他和沈在新有些难以定义的关系。段仲仪依旧很是忧心,他从没见过孙立人对查案以外的事情这么上心过,毕竟从小便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从国内上学时追求者便数不过来,出了国好像更是受欢迎,如今要离婚的老婆也是他在交际舞会上认识的,人长的漂亮,留学生圈子里的交际女神。

这位当初非孙立人不嫁的女人,确实让孙立人感到过心动。他们结婚,很快就发觉性格上的不合拍,Cindy永远认定是孙立人不够爱她才会造成这一切,孙立人便把更多时间放在工作上。

婚后三年,两人之间形成了某种默契,维持着表面上的婚姻,各自独立地生活。

Cindy有...

我感觉我还好

虞不可及:

@鱼 每次联文必掉马的我,说我是,用词不重复。

茶碗clean:

😕我错字多

白木朽斋:

我觉得我需要这个,不然小号总被扒出来(◐‿◑)

Lenas:

突然无聊。。。貌似很好玩的样子。。。

李但愿:

我也要玩!!!

试了一下老福特的手机壳定制

感觉还可以,就是有点厚

图源wb@布朗布朗的轩_ 已授权

期待萍萍的日子里给自己一点安慰

【沙李+衍生】京州男子图鉴 09(ABO设定,私设多)

突然发觉我这篇总是用了很多插叙和倒叙。

不知道有没有人会觉得很混乱。

大概捋一下就是,此文开始时是八十年代初期,方坤去找郑加农,李达康搬书,徐悲鸿生病住院都是顺着时间线发生。徐悲鸿和薛岳是在文革时期认识的(插叙),孙立人也已经受过伤,出院了,和沈在新的故事已经开始(插叙)。

这章时间线尤其乱,前面是正常时间线里,中间开始算是回述,回述中插了一个小闪回。就是这样,希望没有很乱。

如果本来觉得不乱,看完这个前言反而觉得混乱的了,是李达康的锅,不是我的(bu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复查之前孙立人约了段仲仪去洗澡。

段仲仪是他清华的老同学,现在是深圳某合资企...

【读书笔记】芥川龙之介《罗生门》——读不懂的文学巨匠

本文并非是书评,毕竟就我这样匆匆读过,也没什么立场和能力写评论。所以大体上,这就是一篇读书后记。从小到大,在读过许多书,都没能留下笔记,甚至文字的多年后,无数本精品都在我脑子里成了残影,于是虽然看过不少书(但也不算特别多),“文学素养”还是没能提高半点。

我猜测许多人专门找来读芥川的这本《罗生门》,皆是因为黑泽明的那部电影《罗生门》吧,然而电影中所讲的故事却并非是芥川龙之介短篇小说《罗生门》的内容,过去说起这件事还能算是个冷知识,如今稍微自诩“文化青年”或是自认“多少知道一些日本文学”的人,都应该知道了这件事。电影《罗生门》即时借了小说《罗生门》的标题,又将开篇樵夫和行脚僧谈话地变为“罗生门...

1 / 8

© 一纸清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